亲爱的用户,您好!欢迎您的光临,请记好我们的域名http://www.sfe.net.cn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热门关注
随机推荐
当前位置:南方饲料 >> 养猪技术 >> 浏览文章
中医理论在“热点、难点”猪病防控中的启示与应用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sefweb6 日期:2013年01月21日 访问次数:

国学中医理论在“热点、难点”猪病防控中的启示与应用

杨磊1  侯永红1 陈涛1 王世新2 智艳丽3   
(1.河南省畜牧局 2.长垣县科技中等专业学校 3.偃师市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

 

  近几年我国生猪疫病日益复杂化,猪群健康及生产成绩有不断恶化趋势,在我国养猪业遭受惨痛打击的同时,也严重影响制约了国家“保增长、扩内需”的经济转型战略实施。猪病无疑也成为横在国家“保民生、保食品安全、推动生态循环经济发展”战略,乃至我国养猪业有史以来最好的历史性发展良机面前最大的障碍!其中,“高死亡率奶猪腹泻病”、“蓝耳病、高热症”及“不分季节点发复发状口蹄疫”等,无疑是最为主要的“热点、难点”问题!笔者多年来通过在国学及中医理论指导下做了诸多探索与尝试,获得了良好实效,在此述以成文,以飨读者,希望广大养猪业同仁能够避免盲目西化,秉承“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洋为中用”之“五四精神”,重建信心,兼收并蓄,自主创新,共同探索中国式猪病防控的根本解决之道,为中国的伟大复兴贡献绵力!同时,权作抛砖引玉之举,由于自身水平有限,若有不到当或失误之处,欢迎养猪业同仁及有识之士批评指正。

  防控猪病必须坚持“以猪为本”,这就要求我们重新再认识猪。传统中兽医理论认为:猪为水寒之畜,性喜阴湿卑下之地。一般不易受“风寒湿邪”袭扰,一旦受虚邪贼风、暑热燥寒等外邪侵袭,则常兼“寒湿邪”致本气自病且病多沉重。此外,猪皮下脂肪肥厚,腠理紧密,汗腺不发达,一旦感受寒邪,表散驱逐较为困难,且极易化热并出现体温迅速升高。“开张邪路,邪祛体自安”是中医治病的重要原则,那么温肾健脾、保肝护肾、调肠通便及强心利尿使邪热得以从“二阴”大小便排出,就显得尤为重要。


   
  “高死亡率奶猪腹泻病”防控反思:

  1、在防控方向上,用药应该卫护机体的本气即脾肾阳气,选用健脾温肾类的中药(如“扶正解毒散”等)、保肝护肾调理胃肠道类的功能性添加剂(如“肝肾宝”、“热力宝”、“优酸”等),而不应该是苦寒攻伐类的抗生素或中药以免损伤机体自身阳气(免疫力),降低猪体抗御外邪的能力;

  2、在防控时机上,应该“治未病”立足于种猪保健,而不是着眼于奶猪的治疗,应避免“见病治病”,应该系统辩证地看待问题,而不拘泥于传统的思路、经验与方法,才能防患于未然。在经验上,可以简单地认为“上吐下泻”是机体急性排毒的表现,“开张邪路给病邪以出路”是中医治病的重要原则,如何使“急性排毒”变为“可控的预防性缓排”,对于猪来说,促使病邪从“二阴”大小便预防性缓排具有重要意义。在实践上,着眼于母猪的妊娠期预防性解毒排毒、调肠通便,也确实收到了防控奶猪腹泻的良好效果;

  3、在管理上,应该高度重视规避复合霉菌毒素慢性中毒“底色病”危害母体正气,以避免出现机体本气虚损后外邪侵袭导致越来越复杂多变危害日剧的临床悲剧,把好饲料原料安全关。同时应高度重视适度的阳光、运动、粗饲等对猪群健康的重要意义,以及产房温控、湿控的重要性。

  二、中医理论在“蓝耳病、高热症”防控中的启示与应用

  “蓝耳病、高热症”主要表现在:PRRSV多与猪群共处稳态呈隐性感染的稳定状态。在夏秋之交、湿热天气及霉菌毒素危害严重等条件下多发;在引留种、转群等应激下多发。病猪多表现为恶寒喜暖,不欲饮,压堆,肌表紧张,呼吸困难;耳部、眼眶、奶头、会阴等末端软组织皮肤蓝青色;腹部皮下、腿关节、全肺、肾脏及流产胎儿与其脐带脐眼等组织水肿或严重出血等。

  中医理论认为,PRRSV多与猪群共处稳态属于“伏邪”,邪伏三阴,易化虚化寒。夏秋之交属于长夏,长夏的主要气候特点是“湿”,湿邪粘滞困脾极易损伤脾阳,影响中气升降(胃气不降而不欲饮食、呕吐,胆气不降反逆易发“黄疸”贫血、消化不良;脾气不升气机不畅易腹胀、腹泻,水湿不运易水肿等)。人常不思扶正祛邪、健脾利湿、护卫脾阳肾阳之本气,反使用抗生素、清热解毒等苦寒攻伐之法,更兼复合霉菌毒素慢性中毒导致“肝肾同病”、“肝木克脾土”,使脾阳不固,湿从寒化损及肾阳,进而人为推动了病机由“太阴虚寒”向“少阴亡阳”的恶化!

  中医理论认为,发热是机体正气抗击外邪的表现,“红皮症”高热不退是正邪交战难分高下的表现,人常盲目“见烧退烧”,以致损伤机体正气(阳气),出现“低温症”就是机体正气(阳气)严重虚损无力托邪外出的表现。西医常用激素类药物急救也是调动机体元阳,初用有效但再用失灵,会使机体元阳(正气之根)更加虚损。发病猪群“恶寒喜暖,不欲饮,压堆,肌表紧张”说明该病症是真寒假热,邪不外出。中医认为“肾开窍于耳司二阴”,“蓝色统称青色,青色入肝”,“蓝耳病”是“肝肾同病”的表现;“肺主呼气肾主纳气”,“肺金生肾水”,“肺为气之主,肾为气之根”,呼吸困难、喘促是“肺肾同病,伤及元阳”的表现;蓝耳病“皮下、肺、肾等多组织水肿”及主要继发的副猪嗜血杆菌——“多发性浆膜炎”等是机体水湿泛滥,肾阳温煦水液、脾阳运化水液、肺通调水道诸功能严重虚损的表现;严重出血“败血症”是肝血不藏,心血得不到肾水濡养而亢,同时又得不到脾(阳)气的统摄而溢出脉外的表现。

  “蓝耳病、高热症”防控反思:

  1、在防控方向上,用药应该卫护机体的本气即脾肾阳气,选用健脾利湿、温煦肾阳、固本托邪类的中药(该病初期应以“温运脾阳、祛湿散寒”为主,可用“理中汤”、“藿香正气散”、“三仁汤”等;后期应以“固本托邪、温阳利水”为主,可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小青龙汤”等)、保肝护肾调理胃肠道类的功能性添加剂,而不应该是苦寒攻伐类的抗生素或中药以免损伤机体自身阳气——即抗御外邪的抗病力。事实上,猪群发“高热病”被人为治死的十之八九,放养野外反自愈者甚多---说明了医源性损伤机体阳气的程度有多么严重?!也正说明了由于认识偏差导致的“人祸大于天灾”;

  2、在防控时机上,应该“治未病”、“未病先防,已病防变,瘥后防复”,立足于“后天之本”的脾胃调理促进,同时疏肝利胆,“见肝病当先实脾”,使肝脾和合“以后天养先天”,才能事半功倍;

  3、在管理上,应该高度重视季节性与环境性“湿寒邪”对机体阳气的危害;避免长期滥用抗生素、清热解毒类苦寒药损伤机体阳气,使外邪随机体本气虚损化虚化寒酿成悲剧;把好饲料原料安全关,注意规避复合霉菌毒素慢性中毒“底色病”;同时应高度重视适度的阳光、运动、粗饲等对猪群健康的重要意义;以及小环境温控、湿控的重要性。

  三、中医理论在“口蹄疫”防控中的启示与应用

  “口蹄疫”主要表现在:病猪跛行,采食困难,口蹄部出现水泡,水泡破裂后糜烂,蹄部变黑,蹄甲脱落,经精心照料防控继发感染多能康复,康复后一般都能抗野毒再次感染;心肌炎诱发的突然死亡,多以新生奶猪为主,凡突发死亡猪只口蹄部水泡及溃烂一般难以见到;但2010年后临床表现发生了明显变化,表现为点发状复发性感染伤中大猪为主,不分季节(“暖冬倒春寒”及温差较大“风寒湿邪”较盛天气发病较为严重),同群以点发状为主有发病有不发病的,经观察统计部分猪只到出栏为止可反复感染3-5遍之多,水泡未出或未破猪只一旦打针应激容易引起死亡。

  中医理论认为,“脾主四肢开窍于口”说明口蹄部病症变化对应了机体内在“脾脏”功能变化;“暖冬倒春寒”及温差较大“风寒湿邪”较盛天气发病较为严重,“冬不封藏春必病温”,说明了机体内在脾的湿热受外在“风寒邪”侵袭束缚,更兼“肝木克脾土”,脾的运化受制,使机体本气自病无法有效托邪从肌表、二阴排出体外,郁而化热,热邪或从口蹄部“脾之开窍”发出排毒,甚或热毒攻心诱发心肌炎而亡;“火(心)生(脾)土”,“子(脾土)病犯母(心火)”。说明了脾的湿热无出路,最易累及母脏——心脏,造成心脏疾病。

  “口蹄疫”防控反思:据人医统计,心脏病人多发于过度高兴“喜则心气散”;聚餐高蛋白高脂肪的大鱼大肉等“脾不堪重负运化失常” ;以及午夜子时“一阳初生阴气正盛”之时。这正给了人类防控口蹄疫心肌炎以借鉴与智慧。

  1、在防控方向上,对于病原容易变异且临症变化较大的重大疫病,我们在做好基础免疫的同时,也不能过度依赖疫苗免疫(疫苗多对稳定不易变的病原效果较好,而对于多毒株易变的病原交叉保护性就要大打折扣了)。而应该从多方面入手,尤其要“以猪为本”做好管理与保健,用药着重点应该放在调理机体的“脾与肝”上面,“知肝病当先实脾”,脾的运化有赖于肝的疏泄。应视情况不同选用疏肝健脾、健脾利湿、解表利尿--“开鬼门”、活血化瘀类的中药(如“逍遥散”、“健脾散”、“大青龙汤”或“复方丹参片”等)、保肝护肾调理胃肠道类的功能性添加剂,而不应该误用苦寒攻伐类的抗生素或中药以免损伤机体自身正气(阳气)。

  2、在防控时机上,应该立足于“治未病”密切关注猪群肝脾功能及其代谢物变化,做到“眼睛明亮红润干净、粪便消化充分松软成形”,应避免“见病防治”、胡乱用药、随意打针造成病情恶化;

  3、在管理上,应该高度重视“天人合一”季节天气变化对猪群的影响,做好猪群状况及其代谢物的观察、分析、预警与及时干预保健工作,重新认识环境温控、湿控对猪群防御“风寒湿邪”及一切外感伏邪的重要意义。

  小结

  在天气愈发异常化,养猪日益集约化,疫病日益复杂化的今天,养猪防病应该坚持“中学为体,洋为中用,兼收并蓄”的独立自主发展之路,对于“相对不变”的可规范化流程化的东西应该积极学习吸纳西方发达国家的先进经验;对于“相对易变”的难以识别难以把握的东西应该传承创新发展中华医学的智慧“以不变应万变”。在养猪防病实践中,养猪人应该坚持以下原则:

  1、以“天人合一”、“脏腑平衡”和“有诸内者必形诸外的藏象学说”理论为指导,“以猪为本”,积极改善养殖环境,密切关注猪群健康及代谢物变化,善于观察分析、预警应变,高度重视天气变化、引种混群及断奶转群等群体性应激的“启动因子”在疫病防控中的重要性; 

  2、高度重视卫护正气,卫护脾肾阳气,保肝护肾及调肠通便对猪群健康的重要意义。治疗药不应该用于保健,应避免频仍的抗生素、清热解毒药等苦寒攻伐对猪群健康的长期危害,导致猪群本气自病容易邪侵而化虚化寒,使机体防御外(伏)邪的正气(抗病力)持续下降,进而使共处稳态的免疫抑制性及条件性致病菌发病加剧;

  3、高度重视复合霉菌毒素慢性中毒“底色病”危害的隐蔽性与普遍性,从饲料原料源头上把好质量安全关;

  4、避免盲目的“一刀切”免疫程序,应该依据猪群实际状况及抗体消长规律等,积极结合真正有实践经验负责任的专家顾问,协助制定适合本场的个性化基础免疫程序,同时选用“安全稳定有效”的疫苗,管理好储运及临床操作,严防被“商业化炒作”及“潜规则”蒙蔽而埋下祸根“自毁长城”;

  5、高度重视“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对养猪防病的重要指导意义,把控好“健康与环境”、“密度、速度与疾病”及“发展与和谐”等之间“度”的和谐可持续性。同时,应高度重视阳光、运动及粗饲等对维持猪群健康预防疾病的重要意义;

  6、“技术问题归根结缔是人的问题”。养猪业的健康发展归根结底主要依赖于人的因素,良好的政策环境、难得的时代背景、求真务实的技术支持、共赢发展的合作环境、团结一心的人事环境及淡定明辨与时俱进的自身因素,缺一不可。立足内因的自我完善主动发展才是最主要的;善于借用外因的启发推动作用是必要的;“见病治病”因循守旧坐等行情是最不可要的。“治未病”——是实现健康养猪生态化循环发展的唯一和必经之路。

上一篇:使用乳猪教槽料的意义和基本要点
下一篇:博善博元素X-1对仔猪的采食量及生长性能影响的效果试验